二等星

那一天,高三学子又一次忘记了自己老福特的密码

#群内还债产物

#可能是无紫无

#说来你可能不信,这其实是卷三的作文题

#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垃圾,大家看看就好

-——-——-——-——-——-——-——-——-——-——-——-——-

人的一生都在行走。出生,长大成人,从事事业,结婚,生子,最后死去。回归到最初。这短暂的一生,周而复始。

但这是人类的轮回,而非我们——我们这些冰冷的武器们。

1

无剑睁开了眼睛,如今的自己正躺在一条渔船的甲板上。

无剑把盖在脸上用来遮挡阳光的斗笠拿开,坐了起来。这是一条民用的渔船,不大,船舱最多容纳三四人,木板里泛出一股子鱼腥味。自己现在是坐在船尾的甲板上,船家在前面掌舵,细细的水纹向前消散开来。无剑把斗笠戴到了头上,眯着淡金色的眼睛往船家身上瞄——这是一个平凡朴实的渔民,四肢壮实,皮肤黝黑,脸上有深深的皱纹和半白的胡子。

岁月留下的痕迹。

人的一生,是从出生到死亡的路程,这是命运的车轮碾压过的,无法消逝的痕迹。无剑想,一生何其短暂,一生又何其宝贵,生命本为之重,更不应该被卷入我们的战争中。无剑眼神暗了暗,将视线投向了水面,上面有着自己模糊的倒影。

不一样的,我们是不一样的,对吧?

2

为何而生?又为何而存?

无剑突然想到了襄阳城。如今自己听了玉萧的话出来游历,已是离开那里数日,失去了倚天和屠龙,想来襄阳城早已被攻破。想到这,无剑暗暗握紧自己的拳头,无论如何,自己都无法阻止人类暴涨的欲望,无论如何,三千生灵都随城破而逝去,这世间山河终将坠入战火,青山不在,绿水不流。无剑闭上了眼睛,却回想起了城门被打开的那一刻,自己站在城楼上,夕阳如血,战旗残破,遍地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。入侵者们踩着尸体,蜂拥而入,烧杀抢掠。无剑突然感到一种深深的,由心而发的无力感,。无剑意外的没有动弹,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,愣然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。

“好看么?”青年干净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。

无剑机械地转过身,一身黑衣的紫薇软剑就站在他身后。他站在一片金色的阳光里,夕阳给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金色。带着血腥味的风吹过大开的城门,吹过两人的衣角。紫薇银色的发丝在风中飘动,光与影让那张俊美的脸呈现出惊心动魄的美,那双如同紫水晶般的眸子无悲无喜的看着自己,无剑看到了那眼底的冷漠。

“你为什么……要让普通的人类来介入我们的战争,要让他们来为此而送死?利用这么多人达成你的目的,真的值得吗?”无剑觉得自己喉头发紧,酸涩的心情漫上心头:明明曾经不是这样的.......

“呵,我可没有在利用他们。我不过是与几座城的掌权者叙了叙旧,聊了几句我正忙活是事罢了,一未教唆指使,二未威胁恐吓,三未助纣为虐,一切的一切,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。”紫薇脸上浮现一丝轻蔑:“是他们内心根除不掉的贪婪逼迫他们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,与我何干?”

“你不该……”

“无剑啊……不管我有没有将这件事透露出去,恶念早已在五剑之境生根发芽。”

“就算今天他们不是一这个理由攻打襄阳,明天也会用其他借口引发祸事。这一切,你无法阻止,也无力阻止。”

“这就是主人所创造的五剑之境,并不完美,却十分美妙。”

“只要主人能够回来,纵然这个世界.......”

“他不可能回来的。”

“你!”

无剑睁开了眼睛,低声呢喃“他不可能回来了的。”

3

“公子是从北方下来的吗?”

身后传来船家粗狂的声音,无剑回头“对。”

“小人也算是北上下来的,听闻上头的渔家都说甚么襄阳城已破,都没找到甚么的。”无剑瞳孔一缩,果然啊……

“是找什么?”无剑扬起笑容看向船家,手里却暗暗扣下一缕剑气。

“这小人哪能知道?”船家哈哈大笑,“那些武林人净是多事,大抵都是些为了金银珠宝吧……如今北方战乱甚多,咱们这些老百姓啊,只求平淡度过一生,儿孙满堂那便是大喜的了。”

无剑有些茫然的看着渔民的脸,又把目光转向船舱里木桌上放的那段红绳,“这世间的本质么……”

无剑转过头,再一次把目光投向水面,上面有着自己清晰的倒影。

“船家,已经进嘉兴了吧!”

“是的,公子。”

“就在这停吧,多谢船家搭在下一程!”无剑站起身,抖了抖自己的白袍。

“可……这到码头还有一段路呢……”

“无妨,在下本就是出来游历的,这便是要多走走看看的。”无剑扔给船家一锭银子,转身足尖点地跃上了陆地,“咱们有缘再见!”

“诶,公子!要不了这么多钱的!”

无剑转过头来,江风将他那没有束起的白色长发吹起,阳光之下,俊眉星目,衣袂飘飞,恍若神明。无剑抬手扣住头上被风吹起的斗笠,咧嘴一笑:“船家还是收着吧,给令千金买支好些的簪子!”

4

人,生,老,病,死,世间常情。纵然生命短暂,也会尽力而活。欲望也罢,恶念也罢,但终会有心灵纯净之人,希望之火还在燃烧。若世间本黑暗,那我便持火而行,若世间污秽不堪,那便由我来肃清。紫薇的确没说错,这世间的确不完美,但正是因为如此,它才如此美丽啊!

无剑站在山腰上眺望着江面。渔民已经把银子收好,开船驶向嘉兴的码头,船尾再一次划出白色的水纹,水纹又在江面上慢慢消逝。无剑看着眼前的青山绿水,他想:我们终是背道而驰。